四川逍遥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四川逍遥网 首页 科技 查看内容

掐到有窒息的感觉后,我只能求饶,十分恐怖

2017-8-4 15:56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570| 评论: 0|来自: 成都耍耍网(http://www.scxiao.com/)

摘要: 我站了一会儿,就假装晕倒了,他们又吓到了,赶紧弄热水给我喝。

李冬曾是李文星在传销组织里的室友,他经历了被烟头烫鼻子,火机燎腿毛等虐待,最终靠“苦肉计”才得以脱身。在他看来,与李文星唯一的区别只是自己比他更幸运。

  AI财经社(ID:aicjnews)

  文|AI财经社 杨佩雯 刘子璇 王薇

  编辑|祝同

  李文星事件持续发酵。来自山东农村的李文星,是东北大学2016届毕业生。他通过互联网招聘平台“BOSS直聘”陷入招聘骗局,误入传销组织。7月14日,李文星尸体在天津静海区被发现。

  AI财经社独家采访了李文星的被困室友李冬,以下为他的口述。

  “我也是在BOSS直聘上被骗的”

  我是通过媒体看到李文星死亡的消息的,很震惊。在那个叫“蝶蓓蕾”的传销组织里,我俩曾住在一起。他话不多,跟其他人也没有多少话说。聊天后知道,他家是山东德州的,因为我也经常去德州,算是有了共同话题。

  但我比他幸运得多,如果不是我策划一场苦肉计,袭击传销组织者,又把自己的腿打断,可能最后都不会被放出来,最终的遭遇或许会跟李文星一样。

  先从头说起。我叫李冬,25岁,比李文星大两岁。毕业于北京一所理工类高校,学的是IT专业,已经工作两年。之前的工作不太稳定,有好几份工作都是在BOSS直聘上找的,一开始觉得BOSS直聘是一个人性化的招聘平台,可以直接跟对方公司的负责人聊天。之前找工作,有几次成功的面试经历也是通过这个平台。

  今年5月,我想换工作。在BOSS直聘上看到有一家叫北京泰和佳通的公司(编者注:在国家企业信息信用公示系统里并未收录该公司,在BOSS直聘上的相关信息也已删除),招聘软件测试人员,这个公司的招聘有简单的电话面试,询问了我的工作经验和做过的项目,全程大约十分钟,电话面试后一两天给我发了OFFER。

  李星文毕业照 图片来源于网络

  现在看来,这是一个死亡OFFER,接到通知,让我去天津上班,我也怀疑过,但没有多想。我坐城际从北京到了天津西站,组织者给我发了路线,先坐地铁到周邓纪念馆,再转公交588,坐到苏宁电器,下车有组织的人接,然后就被接到家里,跟我说是先安排我住宿。

  我到了“家”以后,都懵了,一帮人在一个农家小院里。我猜到至少是个非法组织,然后就反抗,想走。一个人上来一把掐住我的脖子,被掐到有窒息的感觉后,我只能求饶,十分恐怖。

  有三个人看着我,一个人跟我讲话,旁边还有两个人围着我。新人进去的规矩是要被“吼”,我如果说“想出去”这样的话,领导会很大声地吼我。但他们从来不说脏话,如果忍不住,脏字就用“打广告词”代替,比如,“我打广告词你全家”,如果有人说了脏话,会被要求做俯卧撑,这被称作是奖励,因为他们说组织里没有惩罚。

  其实,每天在这个家里呆的时间很短,因为要躲避警察,组织者会把我们带到荒郊野外或者农田里坐着,一坐就是一天一夜。所以,有不少应聘者是直接从车站被带到田间地头的,人家一看就知道上当了,掉头就跑,可组织者人多,直接给拖回来,我看到有的人因为挣扎袖子都被扯下来了。

  用头撞碎玻璃

  这个传销组织叫“蝶蓓蕾”,是做一款所谓的化妆产品。我们这个所谓的“家”就相当于一个组织,内部有一定的等级,我们所有被骗进来的人必须交2900元买一套蝶蓓蕾的化妆品,买了之后,我们这些普通人就被称为“老板”。优秀的老板,会被提拔为“小扛”,相当于副班长,“大扛”相当于班长。被称为“导”的是一个家里最大的,相当于班主任。

  刚来时,导会给我们培训,没有材料,都是口头讲授,大约半个小时,还讲得很快,根本听不清在说什么。导会让记忆好的老板用笔记本记下来,再去背,然后给新人讲,就像相声《报菜名》一样快,内容包括自身改变、家的规则和治理等等。

  更高级的领导叫“大导”,我只见过一次。“大导”给大家讲课,说最多四五个月我们就可以成代理商。我们算过,需要卖十几套产品,大概需要交四五万。所谓的卖产品,就是骗亲戚和朋友交钱,但实际上这个化妆品只是个概念,我从头到尾都没见过产品。

  图为在招聘会外排队的求职者。

  他们会讲一些暴富之类的,就是他们的歪门邪说嘛。我呆在里面都不怎么听的,但有些人是真的执迷不悟,会被洗脑。一个“脑残”还来指责我,问我既然来了,为什么不努力学习,也不知道是真被洗脑了,还是假装来迷惑其他人的。

  里面的人都是大学刚毕业,或者毕业一两年的,有的还是有一定工作经验。组织发展下线要么是靠现有的人拉朋友,比如有些人是有手机的,用来发展下线,拉一些朋友,或者提升“身价”后,成为代理商等等;另一种方式就是导们通过互联网招人。不仅是boss直聘这样的招聘软件,还有其他的聊天软件。最奇葩的一哥们玩网恋,直接找女朋友找过来的。

  其实,我来的第一天晚上,就给他们来了个下马威。这个家的负责人姓刘,我们叫他刘导。晚上趁大家不注意,我突然冲到窗边,直接用头把窗玻璃撞碎了,脖子上被划开一个小口子,他们应该是害怕了。刘导没办法,让我罚站,从晚上11点半要站到第二天上午11点,但我站了一会儿,就假装晕倒了,他们又吓到了,赶紧弄热水给我喝。

  可能是觉得我不是一个善茬,或者是怕影响其他人,第二天,我就被转移到田导家。其实每个家里有16个人,这是上限,是有规定的。进来第六天,没办法了,被迫交了2900元,对我的称呼也从帅哥变成了老板。

  少言寡语的李文星

  其实,所谓的家是租的农家院,农村常见的那种砖瓦平房,我没有见过租给他们房子的房东,也不知道多少钱。

  在家里的时间很短,每天大多是在野外或者农田里围坐着,为的是防“土狗”抽查。所谓“土狗”,是他们对警察的别称。我们每天大概就是晚上十二点回家,然后睡到半夜三点会再让我们出去,扛着被子去野外呆一天,相当于野外露宿。野外冷倒是不冷,有时候有太阳的话会特别热,有时候会下雨。有一次,晚上没回家,就是直接在外面睡的,还下雨了。虽然也有女生,上厕所跟我们一样,只能就地解决。吃饭的话,他们就是会向周边的一些小超市打电话订一些东西。早晚各送一次吃的。

  每个人一天要交大概六七块钱,微信转给负责人,有时一收就收一周的生活费。但我从来没交过,我把钱全转给朋友了,就一直赖着。

  有人会问:如果我们是正经生意的话,为什么要躲警察?但他们就会说,国家现在对我们的项目不太认可,没有立法,然后胡扯一大堆。

  让我特别心寒的是,有一次十几个人在野外坐着,警察得知消息赶了过来,可能是有人报警了。但附近的村民却给导通风报信,在警察来之前,我们就被转移了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相关分类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四川逍遥网

GMT+8, 2018-5-24 02:24 , Processed in 0.046800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